一叶下

鲤上网来(上篇)

*不按套路出牌的故事

*脑洞大开,ooc有

*送给阿香 @点墨香 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混沌开辟,天地生,万物定伦理纲常,伦理纲常反之约束万物。


其中一条便是,生灵有界,不可逾。


是日,一穷酸书生,路经鱼市,有渔翁卖鲤,见其姿态楚楚,遂生怜悯之心,散尽盘缠购得,放生西子湖,鲤鱼化作人形报恩,一人一妖情投意合,终成佳话。


只是千尺水下,西子湖底,还藏着另一个被凡间遗忘的故事。


西子湖边有一镇,名曰绛仙镇。镇中有三宝,其一万载存真西子墨,其二流光云霞织锦图。


《白...

诛心雀(二十一)

(二十一)祸起


新月娟娟。


天枢祸起萧墙,“昏君孟章忠奸不分,偏信佞臣,罔顾贤良之谏。通事舍人仲氏,奸猾谄媚,误国乱政。上昏下佞,不诛之则国乱”,三大世家以此为由,集结兵马,欲推翻旧主,扶持孟家庶子孟文为新王。


孟氏无能,闻兵戈交接之声而怯,自缢殿前。而佞臣仲氏亦饮鸩而卒,直到最后一刻,他还揽着君王的尸体,一时涕泗横流,一时狂笑不止,几近疯癫。


时也,命也。


公孙钤得知消息时,事情已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。


佞臣....


仲家少年人,家境贫寒,然自幼颖而好学,师于乡里一先达门下,九岁通习十三经,行年二十,已然经明行修,六艺娴熟。先达曰:非学无以...

诛心雀(二十)

(二十)余忆


巳时,日头刚上三竿,陵光就风风火火地跨进了门。


“来陪本王手谈一局!”


公孙钤忙不迭放下了手中书册,诚惶诚恐地顿首,道:“微臣未曾远迎,有失礼体,万望王上...”话才说一半就被陵光硬拉了起来下棋。


两人对弈,陵光执黑子,先手,一列下来落成三连星。这种布局以取势为主,一开始便咄咄逼人,绝不软手。公孙钤不由得想到天璇子民曾争相传颂的少年帝王,自幼被立为太子,先皇早逝,他未及弱冠便一肩担下了重任,凭借其聪颖善断、杀伐果决在中原开疆拓土,才使得天璇有了问鼎天下的国力。


思量之间,公孙钤所执白子被打得落花流水,甚是狼狈,人却还是往日里气定神闲的模样...

偷什么不犯法

偷什么不犯法?

答案是,偷别人的心血不犯法。

偷作者一字一字熬出的作品,偷画手一笔一笔描出的风景,偷人家原创的东西,是不犯法的。

不仅不犯法,只要你有成片的粉丝,你可以指着作者的鼻子骂,把白的说成黑的粉的黄的,你可以说马身上长了张人脸,你甚至还可以说对方蹭自己的热度,多么肆意快活。

不仅如此。

早在某电视剧出来以前,我就有所耳闻,听说某公子的人气小说是抄的,那时候调色盘已然清清楚楚。

如今有人说她看过了原作,并认为,某公子抄袭未成定论,希望大家不要跟风。

你抄的越出色,你的粉丝越是爱你。

千古文章一大抄,谁说某公子只沾染了一部作品呢?


   ...

诛心雀(十九)

(十九)影绰


一本《天宫异志》和一本《古德经》工工整整地摆在紫檀木桌上。


公孙钤和衣起身,随手拿起《天宫异志》翻阅,里面记载的不外乎是神鬼精怪,坊间传说之类,算是一本闲书。不过这两本书他都没曾写在书目上,不知吴将军怎么会拿过来。


有宫人来:“公孙大人,王上请您花苑一叙。”


王上?公孙钤迟疑片刻,才加快足步前往。因由他心里不受控地翻了愁江,倒了苦海,陵光本是良人天赐与,又与王上性格相去甚远,纵然生了一张脸,公孙钤也没敢往那处想。谁承望这一魂二魄之说?他心里只认得淮西那个笨手笨脚又嘴馋的小哑巴去了,没了,再也回不来了。


叫人如何不神伤。


到花苑时,百...

立flag,出五花(除了神雕)就码5k字车,出归一剑开三辆!钤光仲孟执离执峰熊彭戬杰 or 叶蓝 or 瑞金 or 轰出胜出 or K莫 里随机选。
我真的想要五花…哭唧唧

flag长期有效

看了战狼就想写打仗,这可怎么好…

有人想看战争paro的钤光吗,主要是兄(ji
)弟(you)情啊,生与死啊,打打仗谈个爱啊,你爱我我爱你,你不爱我我也爱你啊(不对)

想表现 沉重的年代里的爱情 这种主题

好吧挺抽象的

人物压根没动脑想,全凭一股冲动

有人看就写,没人看更要写

嘿嘿嘿

诛心雀(十八)

(十八)休言


朝中近来发生了两件大事,一是遭人截杀因而失踪的绣衣御史公孙钤,在天璇郊外的土地庙里被一农户发现,他身上多处落了刀劈剑砍的伤,找到时已经不省人事,特批在王宫休养;二是当今的天璇国主陵光,一改往日倾颓不振姿态,向明而治,整顿上下纲纪,以正朝野之风,人人皆言,这是朱雀振翅,飞必冲天。


还有一事,就只有吴将军晓得了。


公孙钤好读书,四书五经自是不用提,前朝正史,佛法禅说,只要是拓了字的纸,没有不看的。他身受重伤,成天卧于榻上,不欲让清闲钝了心思,就托吴将军带几本书来打发时间,为此列了一份长长的名目。


王宫之中固然藏书甚多,可公孙钤与陵光的关系之僵硬...

改个名儿,别忘了我(;へ:)想想诛心雀,想想拖更,想想放鸽子,就记起来了

原饕餮。

去看他【执峰】

甜文,甜文,甜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去看他,这件事吕鋆峰蓄谋已久。


长篇累牍的计划只延续到见面,见面之后呢?


交给赵志伟吧。吕鋆峰心里有过一些答案,却还是决定不再为这些事绞尽脑汁,他的目光停留在手机发光的电子屏幕上,最近天气不好,一条阵雨的信息能让他心里咚咚乱跳半天。


愿航班顺利起飞。


误机对于异地恋来说是莫大的痛苦。


......


飞机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降落,将近两小时的行程不算长,却足够让一个心心念念着和恋人见面的人苦等。


即将启程的人和刚刚到达的人揣着各自的喜悲在机场中穿梭往来,那些都无关紧要。吕鋆峰掏出发出嗡鸣声的...

原饕餮。

我与我,周旋久,宁作我。
© 一叶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