饕餮。

个人文章目录整理

  • 《诛心雀》【HE完结】

主钤光,微仲孟,执离。

一半志异一半走原著向的故事,文风比较谜。

一到十章

十一     十二    十三    十四    十五    十六    十七    十八    十九    二...

如果大家很想上我这辆去幼儿园的小三轮的话!
那就
那就
诛心雀番外里
开个车吧
低调吃肉,不要举报
改日就发

来自被封号封出心理阴影的幼儿园小朋友

p.s:想看啥play啥体/位可以写在评论里

诛心雀(三十)【完结】

(三十)下篇   为谁


公孙钤立在一股缓缓前行的人潮中,只觉得眼前这副惨淡光景似曾相识。


“此司九阴黄泉下。”还是上回那个乌衣鬼差,“走吧。”


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公孙钤混沌的意识,由不得他说不,只能让鬼差领着他渐行渐远。


“在下死了?”


说出这句话,总觉得有些古怪。


鬼差点点头,公孙钤观摩着他的模样,那鬼神情如坚冰,身形隐在宽大的玄色袍子下,腰间似乎别着一柄短匕,纹路样式不可见,一看便是个难相与的。


周遭皆是微不可闻的哀泣声,阴风阵阵声,草木悉索声,萧瑟之意可见一斑。二鬼走过了一道横在血水上的窄桥,桥下河中...

诛心雀(三十)中篇

(三十)中篇  雀心


公孙钤又道:“下官不曾也不会怨王上半分,即便万死,也是死得其所。”


一句话听得许久未掉泪的陵光红了眼,他嗫嚅了半天不知如何是好,慌乱,愧疚,求而不得的苦涩,叫他心底五味杂陈:“公孙钤,这是你的为臣之道,还是君子之道?”


单一次,公孙钤给予他的是静默。


臣死,是为忠,君子死,是为义。这公孙钤心里,大抵也跟裘振一般,眼里只有忠义而已,可恨他放不下,甩不脱这份多情总被无情恼。


外头雪下得越发紧了,公孙钤借口不好多留,便回府去。那人披着孔雀翎的大氅依旧单薄,飞絮沾湿衣襟,如斑斑泪痕洒落。


陵光出门...

诛心雀(三十)上篇

(三十)上篇  孤鹜


“无事胜过死字轻巧。”


天璇大破天权敌军,凯旋得归。

王上对公孙钤的宠信水涨船高,亲自设宴给吴将军和公孙御史接风洗尘,还赏赐无数了珍宝。纵然这份恩宠比起裘将军有过之而无不及,甚至已到了百官的上奏堆满书房的地步,陵光也没将那些不可偏听偏信的劝谏入耳,来年开春时,他还欲封那人做丞相,要他参赞朝政,治出个河清海晏来。

明日便是冬至,天已大寒。

公孙钤、陵光二人进了屋,炉里新添了瑞炭,暖意逼人,褪下孔雀翎大氅,各自坐在罗汉床上。陵光不爱拘束,半靠着一尺来高的案几,肆意得很,公孙钤不同,和陵光独处时,他总是端着,故而身形比往日还直些...

杨绛曾给一个向她请求解惑的年轻人写信说,你的问题就在于读书太少,想得太多。
自勉。
愿以我手明我心。

诛心雀(二十九)

(二十九)国士


“本王失心疯了不成?”


陵光这几日睡得很不安稳,晌午时候,偷闲在花苑银杏树下设榻打了个盹,梦回时落了满身的红叶黄花。他一面按压前额缓解阵阵钝痛,一面想起了方才做的梦,只觉手脚发凉,冷汗涔涔。


有人给了公孙钤一杯雀心,他一仰头,含笑饮尽。


梦到的荒唐事甚多,叫他念念不忘,可越是追想,心里越发空落落的。


霜雪初霁,有人执伞而来。


桂花磨藕做的粉面点心,还有院子里的一树盛放腊梅。


一切都似曾相识。


一星烛火照着案几上的玄色锦囊,上有泥团封护,尚未被拆。这锦囊是仲堃仪临走时交给公孙钤的,说自己曾去到一趟淮西,锦...

【中秋贺文/钤光】得偿所愿

中秋贺文,这次破天荒的爆字数啦,感谢关注,中秋快乐呀~
记得吃月饼,我推荐莲蓉蛋黄馅的

金工厂:

限定首尾写CP


首: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


尾:终于找到你了


文:  @饕餮。 



【壹】


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认识十多年了,吵架拌嘴也不少,偏偏我只记得起第一次。”...



诛心雀(二十八)

(二十八)覆辙


北境之地的冬日要来得早些,天璇王手植的银杏终于翻了一树金黄,这边却已是林寒涧肃,百草衰败,数十只鸿雁掠过长空,鸣声哀转。寒风袭走一地飞蓬,吴以畏身披战甲立于此地,遥望昆山,天璇局势被动,粮草罄竭,能披挂上阵的武将唯他一人,衰暮之年,一如这北境的冬日。救焚拯溺之责,迟早还是要压在公孙钤身上的,没有他选,只能交付与公孙钤一人。


天权大军来犯,朝臣各执一词,一方主战,一方主和。战,是绝境求生,有进无退;和,如未战先降,折辱国威。公孙钤向君请命,与吴将军一道同赴边境,天璇男儿宁死战场,也绝不生苟且之心。


而高高在上的天璇王眼里没有半分欣赏赞扬。


吴以...

诛心雀(二十七)

(二十七)寸灰


公孙钤、仲堃仪二人热上一壶好酒,就着院子里秋意凉风一饮而尽,相对而坐,只言人情,不问世事。而章梦体虚,又年纪尚小沾不得酒,老早便被仲堃仪催着回屋暖身子去了。


八九年前,在学堂时,他这位旧友一副热心肠只在尺牍之间,二三年前,眼里不过天下两字,而如今,竟有霜冰化满腔柔水的时候。公孙钤许久不见仲堃仪这样的眼神,只觉稀奇。


仲堃仪满饮一杯,问起萦绕心头多时的担忧:“我闻说你上次浮玉山祭天时遇刺,如今伤势可大好了?是否查出何人所为?”


“刀伤早已无碍,只是引出旧疾,偶有发作。宫里医丞已开过方子了。”公孙钤想起那位博才的兰台令,“此事十有八九与天权脱不了干系,只是我...

=七鸽
一言不合就跑路,关注需谨慎,脱粉保平安
© 饕餮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